您的位置:  首页  /  体育政务  /  体育文化  /  信息详情

冠军报告会 | 易鹏: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发布时间:2019-01-02    来源:本站    发布人:lym    阅读次数:5835

8.png

9.png

2.png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我们都知道,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自1978年以来中国体育在世界体坛书写了光辉的篇章,为祖国赢得无数荣誉,弘扬了奋勇拼搏的中华体育精神。中国从1984年参加奥运会,1990年举办亚运会,到2008年举办夏季奥运会,再到2022年将举办冬奥会,显示出中国体育事业的不断发展。体育强则中国强,国运兴则体育兴,中国选手用赛场上的拼搏,向世界证明了“中国人能行”。

天生好动,与武结缘

我是改革开放那年出生的人,天生好动,性格倔强,自尊心强。八十年代初,受武侠影视剧的影响,和很多孩子一样,我也梦想成为像霍元甲那样的武林大侠,身怀绝世武功,仗剑走天涯。疼爱我的父亲拗不过我的多次请求,也为了让我强身健体,4岁那年,他在青山公园里帮我找了一位民间武术老师。随后,我拜师学艺,跟师傅学起了武术。这一练便让我与武术结下了不解之缘,直至日后成为了一名专业武术运动员。

可以说父亲是我人生的启蒙老师,他从小就培养我的独立生活能力。3岁时我学会自己洗澡,4岁时学会自己洗衣服,小小年纪就每天早上独自跑步到几公里外的青山公园跟师傅练习武术。父亲常常教导我:“要练武不怕苦,练功不放松”,这样的人生格言,一直激励我、鞭策我,伴我度过幼年习武的岁月。

在小学期间由于体育成绩突出,我分别被校田径、足球教练看中,并练过两年田径项目,这也为我日后走上武术专业道路打下较为坚实的身体素质基础。小学毕业后,我对武术依然痴迷。1990年,经学校推荐,我进入武汉市体校,开始了专业的武术训练。那时,我就立志,一定要拿冠军。

训练是艰苦的。我每天晚上9点准时睡觉,早上5点起床训练,还经常向教练和队里的高手请教。期间,我多次在省内的武术比赛中获得冠军。1992年,我第一次参加全国青少年武术比赛,但由于经验不足,水平有限,没能取得好成绩。这次失利让我一下子从高峰跌至低谷,自信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1993年,家中传来噩耗,母亲在与癌症抗争3年后不幸去世,她在去世前还跟同病房的人说:“我的儿子是练武术的,获得了很多冠军!”当时年仅15岁的我,心如刀割,悲痛万分,一度意志十分消沉。这时,父亲找到了时任省武术队总教练的袁林林老师,表达了自己儿子想进省队以便进一步提高武术项目水平的愿望。终于,袁林林老师给了我到省队试训的机会,让我重拾了希望。

1993年12月的一天,寒风刺骨,雨雪交加。在湖北省武术队试训中,我演练了一套剑术和基本功,得到了袁林林老师的认可,我幸运地通过了试训,开始了在湖北省武术队的训练。

10.png

意外受伤,险断专业路

1994年,正当我如鱼得水、梦想开始起飞的时候,在一次省运会武术比赛赛前训练中,由于准备活动没有做充分,我左脚踝受伤,造成骨裂,当时我的目标是夺取武汉队的3块金牌。后经医生和教练研究决定,我还是以养伤治病为主,我只好放弃了参赛。回家打石膏夹板的那3个月,正是我进入省队等待上报批复的时候,突然遭遇严重的伤情,我进队一事遇到麻烦,体工队开始质疑我是否还能继续练武术?是我的教练赵勇多次向体工队领导求情,我才得以留下,这次意外受伤险些断送了我的职业生涯。

伤愈之后,我痛定思痛,总结经验,加强了各方面的身体素质和力量训练,并尽最大努力确保不受伤,我要追回我失去的东西,感恩信任我的人。

队内竞争,宫心“偷练”

竞技体育是以成绩求生存的。在湖北省武术队,在“有为才有位”的竞争背景下,我们刚组建不久的太极组没有成绩,常常被其他队员“瞧不起”,甚至被认为是身体素质不行才去练太极。没有正规的训练场地,有时我们就到公园、马路边去训练,“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成为了我的座右铭。

其实我最初是练武术全能的,剑、枪、长拳、传统项目等都练,后因练跳跃多了导致骨膜炎,才被选去兼练太极拳的。自尊心极强,且不服输的我,下定决心要超过所有人。为提高水平,“笨鸟先飞”,我每天早上5点出操,比其他队员早起1小时,寒来暑往从不间断。后来队友们发现了我每次很早起床训练,也感到了压力,就跟我比着早起出操。后来我想,怎么才能让别人多睡一会儿,让自己多练一会儿呢?我想到了一个损招,就是我起床后用枕头放在被子里做个假人迷惑队友,让他们以为我在睡觉,这样我就可以多练一会儿了。

不仅如此,我还经常找一些恶劣环境“自找苦吃”,锻炼自己的适应能力。如在乱石堆里练太极拳提高平衡能力,在生病发烧时练如何最大化发挥水平,在极度疲劳时练习集中注意力,在重要比赛和测试时练心理素质,在喧闹环境中练习抗干扰能力,甚至夜晚失眠时怕吵醒队友在漆黑的寝室里悄悄训练……以至于被队友认为我训练“像着了魔一样”。与此同时,我不放松对文化知识的学习,1998年,我报考了武汉理工大学贸易经济学本科专业,于2002年顺利毕业,并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

天道酬勤,付出必有回报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在省队开始的几年,由于我资历尚浅,当不上主力,不能参加全国比赛。1997年,在体工队备战八运会决赛期间,体工队的人力、物力、财力向参赛队员倾斜,停止对所有不参赛运动员的伙食供应,并要求停止训练、回家休息。但我没有放弃,更没有怨天尤人。我用自己微薄的工资,艰难地维持着伙食开销,并坚持跟队训练不掉队。最落魄时没有钱吃饭,我和队友到处找硬币买了一碗花饭,两人分着吃。

天道酬勤,付出终有回报。1998年我如愿当上主力,首次参加全国武术锦标赛就获得了太极拳第四名。随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多次在全国冠军赛中挤进前三名,成为该项目冠军的有力争夺者。大家知道武术套路比赛是计分打点的项目,在那个拼资历的年代,印象分很重要,名气大的运动员你很难超过。但我用扎实过硬的基本功和稳定的发挥,在高手如云的全国赛场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11.png

咬牙坚持,轻伤不下火线

2001年九运会之前,我省武术项目在全运会上一直没有金牌,整体实力较弱,如九运会再没有金牌,武术队就将面临着“被砍掉”的严峻形势。全运会夺金牌便成为了湖北武术人的梦想,我们只有破釜沉舟,奋力一搏,才能有出路。

九运会决赛前夕,各省都进入倒计时冲刺阶段,训练更是如火如荼,热火朝天。8月的武汉酷热难当,当时我们在阅马场体工一大队三跨训练馆训练,整个训练馆像一个大蒸笼,极不通风,馆内温度高达45度。我们每天挥汗如雨地训练,一套拳法下来衣衫湿透,鞋子里都可以倒出汗水来,1.25升的超大瓶矿泉水一天要喝上好几瓶。在九运会决赛前2周,由于我每天超大运动量训练导致中暑,心慌胸闷,眼发黑,夜晚睡觉浑身出冷汗,根本不敢出空调房。但大赛在即,时不我待,必须咬紧牙关坚持到底,才有可能梦想成真。

水到渠成,淡定冷静终圆梦

回忆起17年前的那一幕,第九届全国运动会武术比赛是第一个开赛项目,武术队承担着“开门红”的重任,我参加的是太极全能比赛(太极拳、剑两项取一枚金牌)。当时,在太极全能项目中,东道主广东队实力超群,对于太极拳这枚金牌志在必得。为了确保拿到这枚金牌,还特意从北京队挖来名将孔祥东。湖北队想得到这枚金牌无异于“虎口拔牙”。

第一天的太极剑比赛过后,孔祥东凭借东道主的优势顺利得到排名第一的位置,金牌的有力争夺者、我师兄邹云建在重压之下,没有调整好心态,发挥失常,排名靠后,早早退出争夺金牌的行列,夺取这枚金牌的重任一下子落在了我的肩上。而我抱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发挥出色,获得了9.01分,暂排第二名,但与孔祥东还有较大的分差,从理论上保留着夺金的希望。

虽说是排名第二,但圈内人都暗自分析,湖北队的这枚金牌基本“没戏了”。孔祥东的名气远远大于我,比赛经验也较为丰富,裁判的印象分就占得先机,况且又是东道主,可谓是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只要孔祥东在太极拳中不出现重大失误,这枚金牌基本上就是他的了。湖北要实现逆转,一是寄希望于孔祥东失误,二是我自己难度动作不失误,有超水平发挥。这,只能祈祷有奇迹发生。决赛的前一天晚上对于湖北体育代表团来说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邹云建的失误,打乱了赛前制定的第一方案,而围绕我制定的第二方案是排除杂念,放松心态,轻装上阵,立足于拼。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出人意料的是第二天比赛,名将孔祥东也没有顶住巨大的压力,在完成难度动作时出现重大失误。轮到我上场时,赛场气氛十分紧张,连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但我没有被场上的气氛所干扰,调整好状态,从起势开始,就完全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凭借着一套行云流水的太极拳和无可挑剔的指定难度动作,让所有裁判折服了,令在场的观众如痴如醉…… 9.16分!当显示屏上打出分数时,我才回过神来,只听见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奇迹真的出现了!太极剑、太极拳两项合计,最终我以总分18.17分的成绩险胜孔祥东,实现了大逆转,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夺得了全运会武术比赛太极全能冠军。

这枚金牌来之不易,弥足珍贵。这是湖北军团在第九届全运会上夺得的第一枚金牌,也是我省武术队在1978年建队以来,在全运会历史上实现的金牌“零”的突破!赛后,湖北省人民政府当即发来贺电,时任省委书记俞正声、省长罗清泉等领导在赛后亲切接见了我。掌声、鲜花、荣誉纷至沓来。那一刻我觉得18年来的付出是值得的,更懂得了坚持的意义。

九运会后我戒骄戒躁,进入自己武术生涯的黄金期。我入选了国家武术队,参加了2003年第七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代表中国队夺得了太极拳和对练两枚金牌。由于武术没有进入奥运会,世锦赛就是武术项目最高级别的国际赛事了。站在更高的国际大赛领奖台上,看到五星红旗冉冉升起,我为我是一个中国运动员而感到骄傲,为我是一个湖北武术运动员而感到自豪。那一年,武术项目首次开展了“国际级运动健将”评选,我便成为了国家首批武术“国际级运动健将”,全国只有8人获此殊荣。

2006年,我退役后作为高水平人才引进到武汉理工大学体育部工作,期间又获得了教育学硕士学位,实现了从运动员到大学教师的成功转型。如今,我已是武汉理工大学体育部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教学名师、国家级武术裁判。2015年,由我首创的课程《太极拳文化与功法习练》相继获得了“国家级精品视频公开课”、“国家级精品在线开放课程”、中国大学MOO0C等成果;2018年又获得湖北省教学成果“一等奖”。在武汉理工大期间,我发表了多篇学术论文,编著的教材《太极拳文化与功法习练》由中国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

12.png

尽管如此,我依然没有离开我热爱的武术事业,担负着传承中华武术的重任。在担任学校武术队的主教练期间,我带领大学生运动员拿到了许多全国大学生武术比赛冠军,在教学、科研、文化交流等方面也取得了一定成绩。我想,这些成绩的取得,得益于我在专业队做职业运动员期间磨练出来的意志品质,得益于在遇到困难和挫折时的拼搏与坚守,没有辛勤的汗水,没有咬牙的坚持,也就不会有一块又一块的金牌。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没有谁能够随随便便成功!在此,我也寄语我们湖北体育的师弟师妹们:坚持不懈,永不放弃,未来的世界不属于90后、00后,而是属于努力后!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湖北的体育健儿们,面对新时代、新形势、新任务,让我们紧跟改革开放的时代步伐,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踏上新征程,迎接新挑战!